报道说,1968年到台律系就读前,先到成功岭受训,他是二团十五连二排一班的班兵,那期1.2万人中,四人接受宣誓和授枪代表训练,最后脱颖而出,获选宣誓代表。

回忆宣誓当天,说,宣读誓词最后一句,他要说“宣誓人”,其他同袍必须跟着说自己名字,未料当时音响不好,大家没听清楚,全部的人竟喊成“宣誓人保龄球”,这段回忆令他印象深刻,觉得非常有趣。

担任宣誓代表,外界拿出老照片“放大”检视,质疑明明是授枪代表,为何坚持自己是宣誓代表?解释,照片过于老旧,已模糊不清,当时他的确是宣誓代表,授枪代表则是他建中的同学,这些资料都详载于《革命军》刊物中。

谈起军中长官,说,M1步枪很重,还要做卧倒动作,当时有位鲍姓排长,做卧倒示范时,端枪卧倒动作一气呵成,动作非常帅气,令他印象深刻,几年前打电话给鲍姓排长,关心他的近况,还跟他谈到以前当兵的点点滴滴。

说,到成功岭受训前,在父母眼中只是个孩子,但某天晚上在碉堡里站卫兵时,看着纵贯线火车,他手中拿枪,突然觉得自己长大了,做到“执干戈以卫社稷”,令他觉得很骄傲和光荣。

在成功岭的日子,也发生难以忘记的趣事,说,早期大家一丝不挂,在户外大水池洗澡,有位洗衣妇人常经过水池,让他们觉得很不好意思,跟长官反映,长官说:“怕什么,给她看!”至今想起这段故事,觉得很有趣。

在成功岭受训8周,体重从82公斤降到72公斤,整整瘦了10公斤,说,班长非常惊讶,不敢把体重写到体检报告上。但马解释,当兵时体能训练多,体重才会下降。

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日本女生的冬天:真的是上身厚衣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