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6月27日凌晨,阿尔及利亚队在巴西世界杯小组赛最后一轮比赛,以1比1逼平俄罗斯队,首次打入世界杯16强,32年来终于圆梦闯入淘汰赛阶段。

北京时间6月27日凌晨,阿尔及利亚队在巴西世界杯小组赛最后一轮比赛,以1比1逼平俄罗斯队,首次打入世界杯16强,32年来终于圆梦闯入淘汰赛阶段。

提起阿尔及利亚,人们印象更深的不是其绰号“沙漠之狐”,而是“法国三队”或“法国四队”。作为前法国殖民地,这个北非国家与前宗主国在足球领域血缘深厚。齐内迪纳·齐达内、卡里姆·本泽马、萨米尔·纳斯里等法国球星都是阿尔及利亚后裔。而在60多年前的民族解放战争期间,阿尔及利亚人利用这一特色开展“足球外交”,为独立运动争取国际承认发挥了作用。

阿尔及利亚一向是法国足球的球员进口地。早在1937年,阿卜杜勒—卡德尔·本·布阿利在对阵爱尔兰自由邦、即爱尔兰共和国前身的友谊赛中成为首名代表法国队出战的阿拉伯人。1954年11月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发动争取独立的武装起义前,50多名阿尔及利亚球员在法国甲级和乙级职业联赛效力,其中数人已经披上法国队的蓝色战袍。

1958年瑞典世界杯前,法国队可谓兵强马壮,主教练保罗·尼古拉公布的40人大名单中有数名阿尔及利亚人,其中两人足以进入最后的22人名单甚至首发阵容:摩纳哥队主力中后卫穆斯塔法·齐图尼和圣埃蒂安队进攻核心拉希德·迈赫鲁菲。然而,同年4月15日星期二,距离世界杯开幕只有两个月时,体育大报《队报》头版头条一大早惊醒了法国球迷:《九名阿尔及利亚球员不见了》。

实际上,“消失”的阿尔及利亚球员一共有10人。经过民族解放阵线在法“地下党”精心策划,就在法国媒体曝出这一消息前的那个周末,齐图尼、迈赫鲁菲连同另外两名国家队队友以及6名知名阿尔及利亚球员五人一组,躲过所在俱乐部的监控,分别从南北两个方向,穿过法国与意大利和瑞士边界。经过一番周折,他们来到民族解放阵线总部所在的突尼斯,成为“民族解放阵线队”主力,代表孕育中的阿尔及利亚民主人民共和国。

成立“国家队”,是民族解放阵线高级官员穆罕默德·本姆泽拉格的主意。他曾在法国职业联赛马赛队踢球,1957年在莫斯科参加世界青年学生节后,感受到体育的政治影响力,遂向民族解放阵线领导层提出这一建议。值得一提的是,民族解放阵线领导人、阿尔及利亚开国总统艾哈迈·本·贝拉同样与足球有着不懈之缘,曾在1939年至1940年以业余球员身份在马赛队踢球,并在1940年4月一场法国杯比赛中上场,打入一球,但他拒绝了马赛队提供的职业球员合同,缘由是当时参军对在法国的阿尔及利亚人而言更有前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