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金女士昨天向快报反映,前年她在太平南路一家城市保龄球馆办了一张价值3000元的会员卡,谁知卡里钱还有780元没用完,这家保龄球馆已经悄悄关门了。金女士很郁闷,这么大的一家保龄球馆竟然也会说关就关,那么自己的损失谁来负责呢?最近一年来,随着南京保龄球市场的全面萎缩,像金女士一样捧着张金额不菲的作废会员卡哭笑不得的市民并非少数。

从1996年起,保龄球在南京一度风靡,1997、1998年时南京的保龄球馆总数量达到了42家之多。

众所周知,建设一个保龄球馆投资巨大。按照上世纪90年代末的行情计算,投资一条保龄球道一般需要40万元,球道每次打磨、上蜡也得花个2万元,投资一个拥有20-30条球道的保龄球馆至少要800多万元。当时保龄球被定位为高档娱乐业,按20%征收营业税,如果再加上工资、电费等费用,一个月起码需要收入25万元才能将这个球馆正常维持下去。因此保龄球在当时被称为“贵族运动”,四五十元打一局司空见惯,周末或晚间的收费则更高。

但从2000年开始保龄球市场开始从鼎盛走向衰退,至今年,除了必须配置保龄球的四星级以上酒店外,如今南京市面上仅剩两家保龄球馆还在正常营业。虽然现在一个南京市民只需带个十来块钱就能玩个尽兴而归,但是保龄球馆内却常常是一天到晚门可罗雀。

金女士告诉记者,当初她办这张价值3000元的会员卡时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会从前年一直用到今年都还用不完。由于平日工作繁忙,打保龄球的朋友又不多,金女士最近很少有空去使用自己的会员卡。直到近日她去打球时才发现太平南路城市保龄球馆竟然已经在5月份就已关门,老板和员工也已不知去向。此时她手上除了会员卡外,还有一堆各式各样的优惠券、兑换券价值共计900元。

保龄球市场在90年代末的一度兴盛招来了不少民间资本的盲目跟风。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南京的大大小小数十家保龄球馆分散了市场,降低了客源质量,也使得保龄球馆的经济效益严重缩水。竞争引起的价格战使得这项“贵族运动”的消费价格一跌再跌,各家球馆为鼓励顾客超前消费,推出了名目众多的健身月票、优惠卡及教师、学生健身卡、退休职工卡,以便长期控制客源。

很多保龄球馆将每局的价格降至3元-6元之间,而那些一次性预交数千元的特惠卡更是将每局价格强行压至1元以下。而据业内人士估计,普通球道一台机组上有5台电机,即使不算折旧费、空调费、人工费,维持一局球的电费成本就要花1.2元。如果加上平时的种种优惠和折扣,一名普通消费者在正常情况下,很可能五六年都用不完手上的一张5000元会员卡。

恶性竞争带来的是恶性循环,不成熟的保龄球市场在各种新兴健身运动的冲击下一蹶不振。虽然今年7月1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发布通知,保龄球馆的营业税从20%下调至5%,但短时间内保龄球市场元气很难恢复。

保龄球在南京的一度红火是以高消费为基础,以时尚和身份的光环为吸引力造成的,从某种意义上讲,这项在国外号称“8岁到80岁都能参与”的大众运动在广大市民中并没有得到真正的普及。除了部分追求潮流的人外,更多的市民仍然对保龄球缺乏了解,很多人甚至还不知道如何打球和计分。因此当保龄球从时尚的娱乐活动回归为一种大众健身项目时,这项还未普及的大众运动,必然要保龄球馆为它当年的错误定位付出代价。

有关人士指出,保龄球业的盛衰起伏在市场竞争的浪潮中仍属于正常现象,保龄球市场的资源重新调配更是其走向成熟的必要一步。只要保龄球业的投资者和经营者能摒弃急功近利的经营观念和方式,追求长期稳定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经过洗礼的保龄球业终究会逐步走向良性循环。 (快报记者 袁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